你的位置: 爱火小说网 > 灵异 > 徐睿萱温修铭小说阅读
《徐睿萱温修铭小说阅读》最新章节 徐睿萱温修铭小说阅读温修铭徐睿萱全文阅读

徐睿萱温修铭小说阅读 徐睿萱

主角:温修铭徐睿萱
独家新书《徐睿萱温修铭小说阅读》由著名作者徐睿萱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,男女主角是温修铭徐睿萱,小说文笔成熟,故事顺畅,阅读轻松。主要讲述“没空。”翌日,徐睿萱独自回到沈宅。客厅内,沈母见到徐睿萱一个人回来,皱眉问:“修铭呢?”
状态: 已完结 时间: 2024-01-24 10:02:58
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

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

  • 章节预览

她没有注意到戒指带上的那一刻,景煜江嘴角一闪而过的笑。手正要抽回来,却被景煜江牢牢握住。相同的戒指相互辉映。徐睿萱心底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,虽然很荒唐,却莫名觉的两个人就此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了。...

底下宾客都瞪大了眼睛。宾客们窃窃私语。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“怎么新郎换成景煜江了?”“没想到新娘这么狠,新郎敢逃婚,她就敢直接换新郎。”“也是,景氏和傅氏联姻也是一样的,更何况景总一直洁身自好,好像没看到他有什么绯闻,做出的成绩已经超越了温修铭,这是赚了啊。”坐在底下的温修铭的兄弟们反应过来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他们就是刚才嘲讽徐睿萱命苦,比不过沈含烟的那群人。景煜江和他们这群公子哥可不一样,那是让他们仰望的存在。曲涛一直在拨温修铭的电话,却拨不通。他抬头向众人摇了摇头,低头又看到了今天的新闻“沈含烟受伤住院。”“我好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”曲涛挑了挑眉,将手机举给众人看。关山月蹙眉,不满地说:“就因为这样,徐睿萱就要找别的男人结婚,她难道不能迁就修铭吗?”曲涛挑眉,淡定的话语暗含训斥:“换成是你,你愿意让你老婆三翻四次抛下你去找喜欢她的男人吗?”关山月面色沉了沉,有些气愤,却也被噎得说不出话。又有人问:“那我们还要参加婚礼吗?”有人回答:“当然要参加,毕竟我们还代表了家里。”虽然不爽,却也还要老老实实坐着。台下人心思各异,而台上的婚礼却在继续。徐睿萱曾无数次幻象过自己的婚礼,和心爱的人携手,共同沈下无论贫穷富贵,疾病也不离不弃的承诺。她幼年生长在一个母亲懦弱,父亲酗酒家暴的家庭,回到沈家后,父不疼,母不爱。她希望组成一个完整的家,更期盼一场属于她的婚礼。但徐睿萱没想到,她期盼多年的婚礼会变得荒唐。直到指尖传来冰凉的触感,徐睿萱才骤然回过神来。她低头看着男人将戒指推进她的无名指。曾经,温修铭也帮她带过戒指,就轮到她了,可她愣住了。“怎么,反悔了?”景煜江的嗓音不咸不淡的在头顶响起。徐睿萱抬头,对上男人冷执淡漠的眼神,幽深的眸?涌动着辨不清的意味。她一震,感受到这个男人强大的气场。此时此刻,容不得她反悔。徐睿萱深吸一口气,彻底安下神来,取过男戒,带到他的无名指。她没有注意到戒指带上的那一刻,景煜江嘴角一闪而过的笑。手正要抽回来,却被景煜江牢牢握住。相同的戒指相互辉映。徐睿萱心底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,虽然很荒唐,却莫名觉的两个人就此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了。“礼成,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。”神父的声音响起,徐睿萱心一紧。那可是景煜江啊!传说他不近女色,这亲吻的环节该怎么办?徐睿萱提议:“要不……”可提议这个缓解省掉的环节还没说出口,就见景煜江俯下身来——薄唇微凉,落在了她的唇上。沈润的掌心抚在脑后。两人靠得太近,鼻尖萦绕着股清爽凛冽的沉香。徐睿萱瞳孔一震,睫毛簌簌颤动,还未反应过来,他已起身抽离。“请多指教,景太太。”

医院。温修铭揉了揉疲惫的眉心,问助理:“她有没有伤心?”没想到这场手术做了那么久,烟儿醒来后更是离不开他。原本还答应烟儿手术完成就去婚礼现场,现在肯定去不了了。...

婚礼结束。徐睿萱和景煜江回了休息室。她看着他:“谢谢你愿意帮我。”景煜江坐在沙发上,气度非凡,简单的休息室仿佛变成了严肃的办公室。“坐。”徐睿萱拘谨的在一旁落座。这时,景煜江的助理推门进来,拿着两份文件,身后还跟着一男一女。助理齐一鸣将文件递给景煜江:“景总,您要的文件准备好了。”景煜江直接递给徐睿萱:“你看看。”徐睿萱疑惑的打开,“结婚协议”四个字映入眼帘。内容很正常,就连两人这场婚礼后续会出现的事情都写在了里面,计算好了得失。景煜江一如既往声音冷淡:“虽然你只是请我演一场戏,但是这场婚礼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,因此我们需要维持这段婚姻两年。”徐睿萱都能理解,合同协议也正常,只是……她没想到还要领结婚证。她和温修铭一地鸡毛,自然没想到要去领结婚证这回事。幸好没领,省掉了一个***烦。徐睿萱抬头看向景煜江,眼底犹豫。景煜江冷冷开口:“结婚证维护夫妻基本权益,有问题吗?”徐睿萱忙摇头:“没问题,要去民政局吗?”“不用。”一直站在那里没有出声的一男一女终于出声,拿出资料。徐睿萱这才知道,这两个人是民政局的工作人员。“还有什么问题吗?”“没有。”全程她都是晕晕乎乎的。晕晕乎乎的签下合约,拍照,签结婚申请。看着新鲜出炉的结婚证,徐睿萱还有些恍神。景煜江将属于自己的结婚证放进口袋。齐一鸣提醒:“景总,您该出发了。”徐睿萱诧异:“你还有工作?”景煜江点头,扔给她一串钥匙:“衢江花园,1号别墅。”徐睿萱作为一个记者,反应能力迅速,立刻就明白了:“不用了。”景煜江留下一句:“我可不想刚娶了老婆,就分居。”就往外走去。在景煜江走后,沈家人就闯了进来。沈母怒气冲冲冲到徐睿萱面前:“谁允沈你换新郎的,你知不知道别人会怎么说我们家?”徐睿萱早就预料到了这幅画面,淡定地说:“如果我不换新郎,同样明天我们家明天也会因为新郎逃婚而成为笑柄。”沈母眯了眯眼:“那你不问问你自己,抓不住修铭的心,你只能怨你自己。”徐睿萱目光骤冷:“为什么不好好问问你的宝贝女儿?”沈母冷冷看着她,眼神里有怨毒。徐睿萱心中闪过一瞬刺痛。“我和别人结婚,刚好成全沈含烟和温修铭,你不开心吗?”沈母狠狠剜了她一眼:“你是不是一定要和我作对。”沈爷爷将拐杖杵得“梆梆”响:“够了,都别说了。”上位者的威严尽显,两人都噤声。徐睿萱看向沈爷爷,他沉着脸,看不出喜怒,只听他说:“既然结婚了,今天晚上就回丈夫家去。”“跟我走。”这句话是对着沈母说的。“爸,她干出这样的事情……”沈母不满,还想说什么,沈爷爷却已经转身,她只得跟上去。独留徐睿萱舒了一口气,憋在心中一整天的难过和不适都显露在脸上。医院。温修铭揉了揉疲惫的眉心,问助理:“她有没有伤心?”没想到这场手术做了那么久,烟儿醒来后更是离不开他。原本还答应烟儿手术完成就去婚礼现场,现在肯定去不了了。明天他一定会重新举行婚礼,好好补偿她。助理李群支支吾吾开口:“这倒没有。”温修铭松了一口。沈含烟闻言,心底得意,徐睿萱今天是不是等了一天,是不是成为了全程的笑柄。面上却还是一副虚弱的样子:“那今天婚礼怎么样了?”李群深呼吸一口,咬牙说:“婚礼正常举行了,只不过沈小姐当场换了新郎!”

说完,大步离开。徐睿萱从婚礼现场离开,一个西装男就找了上来,介绍说:“景夫人,我是景总的第二特助白桦,他让我协助您收拾东西搬家,在他回来之前,负责处理各种紧急事件。”因此,此时此刻,徐睿萱正在家里收拾行李。...

两人皆是一惊。话音刚落,李群就看见往日还算沈和的老板面色骤变,周身气息如墨,深沉如墨的眸子像是卷起狂风暴雨。他死死盯着李群,声音冷得像是寒冬:“你说什么?”“修铭哥,冷静。”沈含烟维持着虚弱开口。徐睿萱竟然出乎意料的换了新郎,她怎么有胆子这么做?不过徐睿萱又能换一个什么样的新郎,还不是被请来作戏的,要么是圈里那些纨绔子弟,要么只是一个普通男人。根本比不上修铭哥。李群闭了闭眸,豁出去了:“沈小姐和景煜江景总结婚了!”“你说什么?”这次开口的是沈含烟,沈柔的声音几乎没有维持住,带着一股尖锐。怎么会是景煜江?!她的异样让两人侧目。沈含烟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柔弱的靠在床上:“我只是太惊讶了,姐姐怎么可以这样做,她这么做实在是太对不起你了。”温修铭的手攥紧,手上青筋暴起,起身就要离开。却发现自己的手被握住。转头,对上沈含烟含泪的双眸:“修铭哥,别走。”沈含烟紧紧抓住他的拳头。她不能让他离开,他肯定会去找徐睿萱。如果两人和好了,那她的上都白受了。温修铭心中迟疑,以往他看到这样的一双眼睛,肯定会留下来,可此刻……他没有任何迟疑,将她的手拂开:“我必须去。”说完,大步离开。徐睿萱从婚礼现场离开,一个西装男就找了上来,介绍说:“景夫人,我是景总的第二特助白桦,他让我协助您收拾东西搬家,在他回来之前,负责处理各种紧急事件。”因此,此时此刻,徐睿萱正在家里收拾行李。她让白烨在楼下等着。从大学毕业后,徐睿萱就搬出来了。她的房子只有两室一厅,并不大,是她工作了到现在,再用爷爷平时给的零花钱买的。但对她来说,却有一种真正的归属感。就在徐睿萱正在沉思时,手机铃声突然响起,是景煜江!徐睿萱立刻紧绷着弦接起电话。“喂。”对面传来景煜江一如既往冷沉的声音:“现在在哪?”徐睿萱立刻警觉:“放心,景总,我收拾完东西就会去了。”远在大西洋彼岸的男人眉头一蹙:“提醒你一句,我们已经结婚了。”徐睿萱这次是真有些没反映过来:“啊?”“没有人会称自己的丈夫为景总。”徐睿萱试探:“那景煜江?”男人眉头微微舒展。徐睿萱再度开口:“景煜江,那你打电话来是有什么事?”景煜江的声音再度传来:“主卧在二楼进门第一间。”徐睿萱愣愣地点头:“好的。”这是要自己住主卧的意思?他特意打电话来就是告诉自己这个事情吗?挂掉电话,徐睿萱最后看了眼自己的家,充满留恋。随后提着行李下楼。走到小区门口,却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。徐睿萱脚步一顿。温修铭深邃的目光看着她,那双黑眸装着从未有过的冰冷:“睿萱,深更半夜,你要去哪里?”

徐睿萱厉声打断,用力挣脱他握住自己的手臂,望着她,神情前所未有的冷漠和愤怒。“你明知道我讨厌她,可你知道我为什么讨厌她吗?”“从小因为她父母为了让她过上好日子,我却代替她受苦,你知道那种吃不饱穿不暖,每天还害怕随时被爆打一顿的感受吗?”...

只是愣怔一瞬,徐睿萱就恢复如常,吐出两个字:“回家。”温修铭装作不知道的样子,往常一样的笑了笑:“也好,你回沈家住一段日子,到时我们再重新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。”徐睿萱声音淡然:“没有婚礼了。”温修铭凯侃侃而谈的模样一下就顿住了,笑得有些苍白:“别开玩笑了,我说了,婚礼只是延期。”徐睿萱面无表情:“我也说了,我们分手。”温修铭上前,抓住她的手臂,语气转化为愠怒:“我不同意。”徐睿萱被他抓住的隐隐作痛,她看着他通红的双眼,忽然意识到,眼前这个人,有些陌生。她嗤笑一声:“不同意?你有什么资格不同意,逃婚的你,三翻四次沈含烟抛弃我的也是你,你觉得我就应该在原地等你吗?你配吗?”徐睿萱并不是没有脾气。更何况是被逃婚这样的事情。凭什么逃婚在先的是他,却比自己有底气?温修铭从未见过她情绪如此外露的模样,愣了愣。归根结底,还是因为自己做错了,她那么爱自己,怎么可能真和别人结婚。只要好好哄一哄,还有余地。“我知道你不喜欢烟儿……”徐睿萱看到远处白烨向着这边走来,手里还举着手机。“温修铭!”徐睿萱厉声打断,用力挣脱他握住自己的手臂,望着她,神情前所未有的冷漠和愤怒。“你明知道我讨厌她,可你知道我为什么讨厌她吗?”“从小因为她父母为了让她过上好日子,我却代替她受苦,你知道那种吃不饱穿不暖,每天还害怕随时被爆打一顿的感受吗?”“你知道我每天有多担惊受怕吗?”“明明鸠占鹊巢的是她,可她却理直气壮的霸占一切,现在还认为是我的出现抢走了她的一切,陷害我,一天到晚针对我。”“可你……唯一一个对我好的人,却也向着她。”她看着他,平复自己的情绪:“从今以后,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,我也不怪你们,也不需要你打着弥补旗号的施舍。”说完,拎着行李箱就离开了。来到白烨面前,他刚好把电话挂掉,恭敬上前:“您没事吧?”徐睿萱摇头:“没事。”白烨也没有追问,接过她的行李放上车,又打开后座的车门,便送她去了衢江花园安顿。别墅里有一个保姆阿姨贺姨,屋内布置得很沈馨,竟然是她喜欢的风格。徐睿萱想,和景煜江的气质真有些不搭呢。贺姨要帮她拎行李,徐睿萱拒绝:“贺姨,还是我来吧。”她上了楼,却还是没有进主卧,反而选择了次卧。被景煜江发现自己阳奉阴违和他同床共枕,显然是后者让她更不能接受。次日,徐睿萱销了婚假,照常上班。凌雨诺怕她情绪不好,没有提起婚礼上的事情。等缓和了几天,才问起,没想到得知徐睿萱已经搬去和景煜江同住。这天晚上,徐睿萱坐在床上和凌雨诺视屏通话。凌雨诺震惊:“你们已经搬到一起住了?!所以,你们是真结婚?”徐睿萱遵守合约,之后会离婚的事情也没有告诉自己的好闺蜜。只含糊地说:“住到一起了,但是我住在他隔壁。”“当初我就说你救了景总,美男要以身相许,没想到真被我说中了吧。”凌雨诺兴致冲冲地说:“住在隔壁没关系,孤男寡女,先是住隔壁,然后自然而然就相互吸引,干柴烈火,彼此交缠,嘿嘿。”两声“嘿嘿”,徐睿萱莫名有些污了。还没说什么,只听一旁忽然响起景煜江低低沉磁性的声音:“谁和谁干柴烈火,彼此交缠?”

云城高级会所。载歌载舞。十几个男男女女凑在一起,正是温修铭的兄弟们,还有几个打扮妖娆的女明星。温修铭独自坐在一旁喝着闷酒,身上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。而她身边,则是刚出院的沈含烟,即使脑袋上还缠着绷带。...

“咚——”手机一下砸在徐睿萱脸上。“嘶!”徐睿萱吃痛。这一刻,她只庆幸自己没有整容。这时,一双手更快,将她的手机从脸上移开。徐睿萱从床上爬起,跪在床上,还是比景煜江低一些。她明显底气不足:“景……煜江,你怎么回来了?”景煜江立在床边,一身西装,身姿挺拔,面部轮廓无可挑剔。细散的碎发垂在他硬朗的眉骨,鼻挺唇薄,那双清墨般的桃花眼深邃似潭。这一起身,那穿着草莓睡裙的身姿就一览无遗的映入景煜江眼帘。景煜江喉节耸动,语气却一如既往的淡漠:“工作结束了。”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徐睿萱看他环顾四周,似乎在不爽这里的环境。她顶着他冰冷的视线支支吾吾说:“我觉得,我们还是分开睡比较好,毕竟我们还不太熟,毕竟你应该也不习惯身边有别人睡吧?”景煜江微不可见的勾了勾唇:“你觉得?”随后就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,气度不凡。“其实我很习惯。”他如此直白,徐睿萱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。接着,只见景煜江走进了浴室。淅淅沥沥的水声在徐睿萱耳边响着。炙热的灯光笼罩在头顶,徐睿萱心“砰砰”跳动着。她脑海中不由回忆起凌雨诺的话“孤男寡女,干柴烈火”。景煜江这架势,不会是有那方面的想法吧?云城高级会所。载歌载舞。十几个男男女女凑在一起,正是温修铭的兄弟们,还有几个打扮妖娆的女明星。温修铭独自坐在一旁喝着闷酒,身上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。而她身边,则是刚出院的沈含烟,即使脑袋上还缠着绷带。可谓是身残志坚。关山月坐在另一边:“修铭,你别喝酒了,徐睿萱和你赌气,和景煜江结婚,是她的损失。”温修铭的心不可抑制的刺痛。赌气?想起她那天的态度,真的只是赌气吗?关山月又说:“而且我听说景煜江参加完婚礼就去美国出差了,摆明了就是对徐睿萱没有意思。”沈含烟终于找到机会说话:“修铭哥,原来你还没和姐姐和好,要不要我去解释?”温修铭头都没抬:“不用。”关山月见沈含烟脸色一白,不屑地说:“也是,谁会对徐睿萱有意思呢,她只不过是乡下来的罢了。”“听说之前英国的公主追求景煜江,他看都不看一眼,他怎么可能看得上徐睿萱,只不过是演戏的,等她在景煜江那里碰壁,一定会求着回到你身边。”温修铭心中不舒服,蹙起眉头看着他。瞳孔幽深,关山月一凛:“你怎么了?”温修铭低沉开口:“谁让你这么说的。”关山月毫无知觉地继续说:“我以前也这么觉得,徐睿萱根本就配不上你,含烟才和你是青梅竹马,在徐睿萱没出现之前,你对含烟多好啊。”温修铭转头看向沈含烟,一怔,却是下意识开口:“可徐睿萱才本该是沈家大小姐。”两人似是没想到他会这么说,都愣住了。温修铭起身:“以后别再做无谓的事情了。”说完离开。沈含烟面色惨败,额头渗出些沈汗珠。……另一边,徐睿萱心中纠结不已。虽然结婚是假的,可结婚证是真的啊。她在这方面是很保守的,以前和温修铭也只有接吻,因为下一步,她总觉得缺了些什么。如果她有过经验,是不是就不会这么纠结了。就在这时,“吱!”浴室的门开了。

之后的日子就要这样和一个不熟悉的人同处在一个屋檐下吗?徐睿萱,既来之,则安之,你该习惯了。不知不觉,徐睿萱竟然真的闭眼睡了过去。等景煜江回到房间时,就见徐睿萱抱着被子睡着了,眉头紧锁,好像有些心事。...

徐睿萱抬头望去,只见景煜江仅仅是披着浴袍就出来了!她愣住了。景煜江头发还是湿的,头发上的水珠顺着发梢滴落在胸膛,划过八块腹肌,没入人鱼线。一股热意从脖子升起,徐睿萱脑海一片空白:“你怎么这样就出来了?”景煜江淡淡地说:“忘记拿睡衣了。”徐睿萱看着他冰冷的容颜,思索是不是自己想多了。可又听景煜江说:“刚才喊你,你没应。”一句话,又让徐睿萱不淡定了。她刚才在想些有的没的。等她回过神来,就眼睁睁看着景煜江向她走来,整个人都紧张了。蓦然,只听他低沉磁性的声音再度响起:“你先睡,我先去书房处理点工作。”徐睿萱看着他走出房间,一下瘫在床上。她望着天花板,脑海中在思索着。之后的日子就要这样和一个不熟悉的人同处在一个屋檐下吗?徐睿萱,既来之,则安之,你该习惯了。不知不觉,徐睿萱竟然真的闭眼睡了过去。等景煜江回到房间时,就见徐睿萱抱着被子睡着了,眉头紧锁,好像有些心事。他抬手抚平她的眉心。床上的人儿一动,景煜江忙将手撤回。他面对英国女王时,尚且不慌不忙,这一刻,却生出了几分紧张。徐睿萱翻了个身,继续熟睡。景煜江紧绷的面容松了松。……“太太,吃早餐了。”贺妈的声音从门外响起,徐睿萱才醒过来。她本来以为自己会睡不着,没想到意外的睡得很好。身边的床铺能看出睡过的痕迹。看来景煜江真是在这睡的。徐睿萱收拾好后就下楼去吃早餐了。景煜江已经西装革履,一丝不苟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了。见到她下来,放下报纸,然后和她一同坐上餐桌。徐睿萱一愣,他难道在等她?意识到这一点,徐睿萱有些抱歉:“抱歉,今天起晚了。”景煜江冷声说:“没关系。”两人无言的吃饭早餐,景煜江忽然递上一张黑卡:“如果家里有什么想要添置的,用这张卡买。”徐睿萱一愣,推拒:“不用,我有钱。”景煜江没有要收的意思:“你知道我在福布斯排行多少?”“排行第十。”徐睿萱讪讪收下这张卡。是啊,景煜江的资产已经多到花不完,自己为什么要帮他省钱呢。景煜江见她收起,便起身:“这离电视台有些远,我送你。”徐睿萱是有些抗拒的,可免费的车不蹭白不蹭。然后跟了上去。到了电视台,景煜江放她下了车。她径直走向办公楼。忽地,肩膀被拍了一下,凌雨诺的声音响起:“嗨,睿萱,没想到今天会见到你。”徐睿萱在某些方面来说是有些无趣的:“为什么会见不到我?我没有请假。”凌雨诺戏谑的看着她,撞了撞她的肩膀:“少来,昨天晚上景总不是回来了吗?挂掉电话以后,有没有发生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?”想起昨天晚上,徐睿萱面色一红。凌雨诺声音戏谑:“看你这样,是不是……”“没有!”徐睿萱掷地有声的否认。凌雨诺继续说:“害羞了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就被徐睿萱捂住了嘴。凌雨诺将她的手拿开,跑了,嘴里还说着:“不知道我美女就英雄能不能找到像景煜江这样的老公。”徐睿萱正要追上去,手机忽然响起来。她停下来一看,是沈含烟的消息。徐睿萱脸上的笑容一扫而空,取代的是冷沉。

小说《徐睿萱温修铭小说阅读》 徐睿萱温修铭小说阅读第11章 试读结束。

书友评价

编辑推荐

热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