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爱火小说网 > 都市 > 离婚吧!真当我是癞蛤蟆?
《离婚吧!真当我是癞蛤蟆?》最新章节 离婚吧!真当我是癞蛤蟆?楚宇轩夏竹全文阅读

离婚吧!真当我是癞蛤蟆? 佚名

主角:楚宇轩夏竹
小说角色名是楚宇轩夏竹的小说叫做《离婚吧!真当我是癞蛤蟆?》,这本书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小说,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,真的超好看。下面是小说介绍:冬至这天,江城下了一场雪。医院的走廊里,满脸憔悴的楚宇轩焦急不安地来回踱步,片刻后,见医生从病房出来,急忙迎了上去,迫切道:“医生,我外婆情况怎么样?”年近五旬、头发稀疏的医生关上房门,轻轻摇头,叹气道:“能不能熬过今晚都难说,我开几副镇痛剂吧,每三个小时打一针,尽量让老人家走的安详一点。”
状态: 连载中 时间: 2024-02-12 11:54:00
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

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

  • 章节预览

冬至这天,江城下了一场雪。

医院的走廊里,满脸憔悴的楚宇轩焦急不安地来回踱步,片刻后,见医生从病房出来,急忙迎了上去,迫切道:“医生,我外婆情况怎么样?”

年近五旬、头发稀疏的医生关上房门,轻轻摇头,叹气道:“能不能熬过今晚都难说,我开几副镇痛剂吧,每三个小时打一针,尽量让老人家走的安详一点。”

楚宇轩一阵头晕目眩,脚下有些站立不稳,身子瘫软地靠在了墙上。

缓了好一会儿,他取下眼镜,抹了抹眼角的泪痕,这才鼓起勇气,走进病房。

外婆刚打完镇痛剂,此刻挂着氧气管,安稳躺在病床上,侧着脸眯眼看他,慈蔼笑道:“宇轩,夏竹呢?”

她大概知道自己要油尽灯枯了,想在临终前见一见孙媳妇儿。

楚宇轩强忍着泪水,坐到病床边的凳子上,挤出一抹笑来:“外婆,她今天应该在拍戏,很忙。”

老人冰凉的双手握住外孙的手,面不改色:“忙点儿好啊……宇轩,你给她打一个电话吧,我跟她说说话,我怕……我等不到她了。”

“怎么会呢?您老一定长命百岁!”楚宇轩捏了捏外婆的手,见老人的眼神十分坚决,无奈,只好拿出手机,给夏竹打了过去。

“您好,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……”

楚宇轩蹙了蹙眉,对外婆说道:“算了,她真的在忙……外婆,你饿不饿?我去给你买点吃的?”

老人闭了闭浑浊的眸子,惨白的嘴唇轻轻动了动:“我想喝你亲手做的西红柿鸡蛋羹。”

肿瘤医院离家倒也不远,开车十分钟就到,楚宇轩思忖了片刻,叫来护士叮嘱一番后,便开着自己的二手斯柯达火急火燎往家赶去。

地下停车场,楚宇轩停好了车,刚打开车门,竟影影绰绰看到了夏竹的身影——

不远处,一辆白色的路虎揽胜旁,夏竹正紧紧抱着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子,哭的梨花带雨。

楚宇轩心头一颤,身子顿时僵住。

那个男子他知道,是夏竹的青梅竹马,更是她的白月光,高宁。

三年前,由于某些未知的原因,高宁狠心抛下了夏竹,独自去了国外。

那段时间的夏竹浑浑噩噩,都说女人在最脆弱的时候最容易动情,正因此,楚宇轩这个舔狗才有机会娶到她。

尽管楚宇轩知道,夏竹的心里有一个放不下的人,但在他看来,天底下哪有捂不热的石头?

可如今……

高宁轻拍着夏竹的背,温柔安慰:“小竹子,三年前,我真的以为我的病治不好了,去美国也只不过是碰运气,迟早都要死。所以,我才会狠心丢下你……你不知道,我当时的心好痛啊,是我亲手把自己最爱的女孩推开的,我还衷心的祝福你能遇到一个比我更爱你的男人!”

夏竹啜泣道:“你怎么这么自私?怎么这么傻!宁哥,我这三年,无时无刻不在挂念着你!我就知道,你离开我肯定是有原因的!呜呜……以后,你不许再离开我了,好不好?”

高宁摩挲着夏竹的脸颊,满眼的心疼:“傻丫头,我不会再离开了!我知道,你其实不爱那个姓楚的,对不对?”

夏竹愣了一下,随后咬了咬唇角,还没来得及做出回应,视线便落在了缓缓走来的楚宇轩身上。

“放开她。”

高宁听到身后突如其来的冰冷声音,下意识地松开双臂,转身发现是楚宇轩后,先是一愣,随后唇角勾起一个戏谑的笑,挑衅般搂住了夏竹的腰。

夏竹的身子微微一僵,犹豫片刻,还是取下了腰间的那只手,向楚宇轩走去两步,大概是不敢直视,拧着脖子温凉道:“宇轩,你……你都看到了?”

“我不瞎。”楚宇轩面无表情,顿了顿,汲气道:“跟我去趟医院。”

高宁也向前一步,上下打量了一番楚宇轩土到掉渣的着装,似笑非笑道:“你就是楚宇轩吧?我记得,高中时候你就追过夏竹,那时候你就土里土气的,像个乡巴佬,怎么现在……还是老样子?”

楚宇轩一瞬不瞬地盯着夏竹,重复了一遍:“跟我去医院,外婆想跟你说会儿话。”

夏竹凝眉,刚要开口,就听高宁说道:“楚宇轩,你应该知道我跟夏竹的感情,更应该知道,夏竹其实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。”

说到这儿,高宁从口袋里摸出一沓支票,撕了一张递给楚宇轩,语气诚恳、却也颇有几分嘲弄:“不管怎样,这两年还是谢谢你照顾她,随便填个数吧,当我报答你。”

楚宇轩忍无可忍,一把推开高宁,吼道:“我跟你说话了吗?!”

后者脚下一个趔趄,后背撞在了路虎的引擎盖上,当即捂住胸口,面色狰狞起来。

夏竹倏地瞪大了眼睛,狠狠将楚宇轩推开,激动道:“楚宇轩!你干什么?!他身体不舒服,出了事你负得起责任吗?!”

说罢,急忙去扶高宁:“宁哥,你没事吧?”

高宁呼吸急促,死死咬着嘴唇,看上去像是在忍耐着极强的痛苦:“没事……没事……”

“都这样了还没事?我送你去医院!”夏竹吃力地扶起高宁,将他安顿到了副驾驶,从车头绕到驾驶室的途中,瞪了一眼楚宇轩,没好气道:“滚开!我不想看到你!”

楚宇轩紧攥着拳头,道:“夏竹,我再说一遍,跟我去医院,外婆她不行了!”

最后一句话被车门隔绝。

望着绝尘而去的路虎,楚宇轩轻轻推了推鼻梁上厚重的黑框眼镜,做了个深呼吸。

随后,唇角隐隐勾起了一抹苦笑,喃喃道:“罢了……罢了!”

论舔狗的自我修养,楚宇轩当仁不让,总是痴心妄想通过某种努力来博得美人一笑。

尽管他明白,深爱远不及相爱来的实在。

可一厢情愿,也总是要有个限度的。比如眼下这般情况,若是还要死缠烂打,哭天喊地求着她瞅自己一眼,那可真就要遭天打五雷轰了。

现实往往都是这样,当那个魂牵梦绕的王子出现的时候,公主能给白日做梦的癞蛤蟆最温柔的话,莫过于“你是个好人”,然后本着“我知道我亏欠你、但你一定要离我远一点”的原则,跟自己的王子双宿双飞。

……

外婆终究是没有熬到第二天,晚上十一点半,平静的撒手人寰。

老一辈人都讲究落叶归根,楚宇轩雇了辆殡仪馆的车,连夜将外婆送回了乡下老家。

左邻右舍得知后,一传十十传百,纷纷自发前来帮忙,他们知道,老人除了外孙再无亲人,况且,楚宇轩这个年轻人哪里懂什么丧事?

在灵棚里跪了一夜,晌午,由于近些日子都没睡过一个囫囵觉,楚宇轩正迷迷糊糊打盹儿,兜里突然一阵震动。

掏出手机一瞧,是一个备注为“老二”的人发来的微信,一共四张截图,附带着一句话:让他消失?

截图中,有两张是夏竹跟高宁一起挽着手回家的甜蜜照,一看就是出自狗仔的手笔。

另外两张,则是网友的评论——

“夏女神这是要公布恋情了?”

“恭喜啊!据说男方可是个富二代!”

“这年头,女明星不就是奔着富二代去的吗?有啥稀奇的?”

夏竹如今也算是正当红的一线咖位,有狗仔二十四小时跟踪很正常。

至于为什么没人质疑她不守妇道……因为,她跟楚宇轩当初是隐婚,理由是不想影响她的前途。

事实证明,只要够爱,前途完全算不上借口。

楚宇轩捏了捏眉心,给“老二”回了条:别动。

随后收起手机。

同一时间,灵棚外有人喊:“孝子回礼!”

楚宇轩急忙磕头,直起身子来时,才发现前来吊唁的是一个穿着西装、虎头虎脑的大胖子。

这大胖子少说也有两百多斤,西服的扣子根本系不上,跪下磕头的时候肚子顶着大腿面儿,看上去十分滑稽。

烧了两张纸钱后,大胖子跪着挪到了楚宇轩的跟前,憨厚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偷偷摸摸从兜里掏出一部手机,递给了楚宇轩,像是特务接头一般,低声道:“有人要跟你说话。”

小说《离婚吧!真当我是癞蛤蟆?》 第一章 试读结束。

书友评价

编辑推荐

热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