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爱火小说网 > 资讯 > 楚宇轩夏竹小说完整版 离婚吧!真当我是癞蛤蟆?在线看

楚宇轩夏竹小说完整版 离婚吧!真当我是癞蛤蟆?在线看

2024-02-12 11:41:45   编辑:凌瑶
  • 离婚吧!真当我是癞蛤蟆? 离婚吧!真当我是癞蛤蟆?

    冬至这天,江城下了一场雪。医院的走廊里,满脸憔悴的楚宇轩焦急不安地来回踱步,片刻后,见医生从病房出来,急忙迎了上去,迫切道:“医生,我外婆情况怎么样?”年近五旬、头发稀疏的医生关上房门,轻轻摇头,叹气...

    佚名 状态:连载中 类型:资讯
    小说详情

《离婚吧!真当我是癞蛤蟆?》 小说介绍

《离婚吧!真当我是癞蛤蟆?》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楚宇轩夏竹,是佚名打造的都市小说,已上架网络。全文讲述了冬至这天,江城下了一场雪。医院的走廊里,满脸憔悴的楚宇轩焦急不安地来回踱步,片刻后,见医生从病房出来,急忙迎了上去,迫切道:“医生,我外婆情况怎么样?”年近五旬、头发稀疏的医生关上房门,轻轻摇头,叹气道:“能不能熬过今晚都难说,我开几副镇痛剂吧,每三个小时打一针,尽量让老人家走的安详一点。”

《离婚吧!真当我是癞蛤蟆?》 第四章 免费试读

若说有钱人的豪横是“别墅靠大海,豪车排成排”,那楚门便已经不能用“豪横”来以偏概全了——

掌门人楚啸天军伍出身,在商海中摸爬滚打了大半辈子,也是赶上了时代的红利,一步步建立起楚家的千亿帝国,在城北凤凰山龙盘虎踞数十年,打造了让政商界不少人所诟病的私人园林——凤凰山庄。

整座山庄宛如古时候王侯府邸一般,俯瞰有山水湖畔,茂林修竹。

内里乾坤不可谓不壮阔,亭台楼阁高低错落,移步易景曲径幽通,雕梁画栋巧夺天工,连廊百转庭院相衔,朱甍碧瓦贝阙珠宫,古香古色中处处透着奢靡堂皇,就连园林大门外、那座足有半人高的血玉平安扣,少说也能在市中心换一套三百平左右的大平层。

今日正是元旦佳节,难得的好天气。

园林中门大开,保安们神采奕奕,在大门两侧站着标准的军姿。

还不到晌午,一辆辆豪车接踵而来,保安殷勤敬礼,目送车子进入大门,沿山路而上,这才回头,迎接下一辆。

之所以如此热闹,是因为今天不光是元旦,还是楚门一位少爷大喜的日子。

不多时,一辆由于烧机油而冒着黑烟的斯柯达遥遥驶来,门口两位保安谨小慎微目送着一辆迈巴赫上山,刚一回头,便看到这辆实在“不同凡响”的小破车已经开到了跟前。

就像是威严庄重的海军港口,突然驶来一艘破烂不堪的羊皮筏子……

左侧的保安毫不掩饰惊诧神韵,两三步冲上前去,挥手将之拦停,板着脸道:“你好,你是干什么的?”

车里的楚宇轩模样像是没睡醒,头发乱糟糟的,穿着一件痞里痞气的黑风衣,一边慵懒地打着电话,一边缓缓降下车窗。

“夏竹,你到底有多忙?”楚宇轩打个哈欠,口吻不咸不淡:“这都几天了?”

电话那头的夏竹语气冰冷:“元旦过后吧……我跟宁哥之前被狗仔***,我这两天正在配合公司处理这件事。”

楚宇轩浅笑:“那不正好?咱俩利利索索把证办了,你俩原地领证,然后发到网上去,不就处理了吗?”

女明星公布结婚,无异于自毁前程,这一点夏竹比谁都清楚。

另一方面,公司也不会任由着她这棵摇钱树胡来,这几天已经发了不少辟谣的公告,说夏竹跟高宁只是青梅竹马。

“你放心,元旦过后就离婚。”夏竹听出了楚宇轩的不耐烦,以及那份冰冷的疏离,莫名有种自己在死缠烂打的错觉,轻叹口气,道:“我知道我对不起你,宇轩,你还是接受我的补偿吧,那套房子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楚宇轩便挂断了电话——一来是自己没心思听那些狗屁话,二来,那位保安已经忍耐不住,拿着对讲机开始摇人。

“兄弟,别激动,我是来结婚的。”楚宇轩古怪笑道。

那天下定决心后,他就给楚治卿打去了电话。听儿子要回来,楚治卿自然欢喜,但有一个条件——必须跟那位江城第一美女结婚。

楚宇轩明白,这大概又是狗血的生意联姻,反正自己回楚门是另有所图,结不结婚的无所谓,随口便应了下来。

只是没想到,这儿戏的婚姻居然来的这么快,大清早还睡的迷迷糊糊,就接到楚治卿的电话,说让他回家吃顿便饭,顺便结个婚玩玩……着实让他有些猝不及防。

可问题是,这边急着结婚,那头的婚还没离呢!

关于这一点,楚治卿让他完全不用担心,今天的婚礼是在自己家里办,邀请的宾客也没有闲杂人,再者,他跟夏竹又是隐婚,根本没人知道。

楚宇轩想了想,倒也觉得无所谓了,便匆匆忙忙赶来了山庄。

此刻,保安一听他是来结婚的,当下便掐着大腿,强忍着不笑出声来,横眉道:“你结婚?没睡醒吧你?今儿可是我们小少爷大喜的日子,滚一边儿去,别挡着路!”

所谓不知者无罪,楚宇轩懒得纠缠,直接给楚治卿打去了电话:“老东西,我貌似进不来。”

不一会儿,保安肩膀上的对讲机便传来一个声音:“那就是小少爷!赶紧迎进来!”

保安脸都绿了,大脑空白了一阵,强颜欢笑,恭恭敬敬将这艘“羊皮筏子”请了进去,心想我他妈的铁饭碗大概是保不住了……

湖畔的迎宾楼,宽敞的客厅里此刻已是高朋满座,胜友如云。

凭借楚门在商界的地位,能受邀前来的无疑都是非富即贵的大人物。上流社会的圈子向来如此,翻手作云覆手雨,纷纷轻薄何须数?利益至上的原则被奉为圭臬,没点实力背景,狗都不瞧你一眼。

气宇轩昂、风度翩翩、此刻正在客厅与一众友人侃侃而谈的中年男人便是楚治卿了。

今天的他穿着一身黑色礼服,亮到发光的大背头、以及蹙眉时眉心处那个浅浅的“川”字,颇有几分发哥的味道,尽显威严霸气。

正聊到某个众人都关心的话题时,楚治卿卖关子似的抿了口手中的红酒,还未入喉,便听到门口传来一声厉喝:“楚治卿!”

被点到名字的男人猛地一惊,不由的喷出嘴里的红酒,一边咳嗽一边回头,脸上竟意外地露出一个谄媚的笑来:“儿子,你来啦?”

在场众人噤若寒蝉,纷纷向楚宇轩投去疑惑的目光。

这位小少爷……着实有些不修边幅,低调的过分了。

楚宇轩唇角勾笑,丝毫不理会众人异样的目光,抬步向自己老爹走去,顺手抄起了一个花瓶,反手捏着瓶口,皮笑肉不笑道:“楚治卿,好久不见了,来,让儿子好好疼疼你!”

楚治卿不禁打了个哆嗦,绕到沙发后面,抬手指着这位“逆子”,笑道:“宇轩,这么多人呢,给爸留点面子……”

“你这没皮没脸的老东西,也有面子?站那儿别动!”

父子俩你追我跑,围着沙发转圈圈,谁也没想到,这位以手段狠辣而闻名于整个江城商界的大人物,居然也有这么狼狈的一天?

“儿子,有话好说,咱换个地方聊成吗?”

楚宇轩缓缓驻足,视线在众人惊诧的脸上一一扫过,冷哼道:“行啊,你挑地方,我要跟你单练!”

“去二楼书房吧……走走走……”楚治卿讨好地陪着笑脸,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楚宇轩不说废话,大步走到跟前,拎起楚治卿那条能换普通人一年工资的名贵领带便往楼梯口拽去。

楚治卿一手抓着领带结,以免自己被这混账儿子勒死,一边朝众人表达歉意:“诸位,招待不周啊,你们先聊着,我去给我祖宗赔个不是,一会儿就来!”

众人:……

瞧这架势……你确定你有命回来?

编辑推荐

热门小说